当前位置 : 娄底新视觉 > 新闻

海关关员被妻子举报睡14名代购 大连海关:开除党籍

2019-01-11 15:16:05 出处:娄底新视觉

最新消息>>

被妻子举报的海关关员 被开除党籍

大连海关高度重视网上反映海关关员管兆津涉嫌违纪违法问题。经专案组审查,管兆津有关行为已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相关规定,大连海关党组研究决定给予管兆津开除党籍处分。目前专案组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此前,大连海关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对前期网络出现的反映我关关员管兆津生活作风问题的有关情况,大连海关立即对当事人停职并开展调查。"

事件回顾>>

妻子举报海关丈夫睡14名代购

1月5日,辽宁大连一网友发文称,有女子举报任大连海关科级职员的丈夫与14名女"代购"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举报人还称该管姓男子存在包庇协助走私、收受贿赂等违法违纪行为,并公开了当事人承认曾经出轨多名女性的认错视频。视频中,一名男子仅身穿一条内裤,向一名问话的女子承认了自己和多名女性"搞破鞋"的事实。

1月6日晚,大连海关通过官方微博“@大连海关12360服务热线”发布声明称,"对前期网络出现的反映大连海关关员管兆津生活作风问题的有关情况,大连海关立即对当事人停职并开展调查。"

"在履行对管兆津的党纪、政纪处分和组织处理过程中,又收到反映'管兆津包庇协助走私、贪污受贿'等新的问题线索和网络反映。"该声明同时称,已决定按照纪检监察工作程序要求将上述问题线索予以合并查处,并于2018年12月19日成立了专案核查组。

1月7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女子菲菲(化名)。菲菲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其为该视频拍摄者,视频中男子为其丈夫、大连海关总关监管通关处查验管理科主任科员管兆津;视频系菲菲发现丈夫出轨后,两人“商量如何解决时”录制的。

被举报者>>

没有出轨 那视频是她无理取闹 我屈服了才被拍下的

1月7日,管兆津对红星新闻记者回应称,“我和女的在一个房间里,就是有性关系吗?有在床上抓到吗?那女的是我朋友。”

对于网传的向妻子承认与多名女性“搞破鞋”视频内容,管兆津说:“我没有出轨,那个视频,是在一个50多岁的大姐家录的。她无理取闹,我屈服了。”

对于网传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管兆津称:“是我在和哥们聊天,哥们之间随便聊,尺度大很正常。”

管兆津说,去年9月,大连海关介入调查,“给了我清白。现在单位又在调查,我就等待调查结果。我相信我是清白的。”

被举报者管兆津和朋友的大尺度微信对话。

涉事女子>>

管某自称已经离婚

菲菲举报管某出轨后,被指与管某存在关系的女性的个人资料在网络流出。新京报记者联系这些女士,多人电话未能接通,其中一位接通电话的王女士表示,管某当时称他已经离婚,她也是受害者。

王女士说,她和管某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认识的时间大约2017年底,管某称自己已经离婚,她朋友介绍两人处对象,“我也没太大问过他关于离婚的事情”。

王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和管某大概处了一个月,“菲菲现在说我们处了4个月,刚开始时并没有和管某处,4个月是总共和管某认识的时间”。

王女士表示,在和管某处对象期间,发现管某有些不对劲,“两个人处对象总有些话说吧,有时候一天也不联系,或者他说他出差去了,一个星期都没人影”。她觉得管某不大靠谱,后来通过中间人结束了这段关系。

王女士说,她的个人信息被爆出后,最近接到了很多骚扰电话和短息,“我都跟他们说清楚事实到底是怎么样,有些人能够理解我也是受害者”。

新电商法>>

代购的煎熬:观望、转行、上班去

2019年1月1日,新《电商法》生效了。以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微商、代购,今后会受到严格的监管。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2018上半年中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为5.69亿人,较2017年上半年中国网购用户的5.16亿人,同比增长10.2%。此外,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微商从业人数达到了2018万人,有望在2019年达到3030万人。

根据新《电商法》定义,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

按照新《电商法》规定,包括“微商、代购”在内的电子商务经营者也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并且依法纳税。一旦违规,面临的将是最高200万的巨额罚款。

权力寻租>>

海关就是国门,关员就是国门的“守护者”

可如果关员成天琢磨着“睡”90后还是95后,把手中权力当作权色交易、勾兑利益的筹码,那公权势必会沦为谋私工具。

对大连海关方面来说,如此明确详细的举报线索,意味着调查的技术难度大大降低,面向公众没有了隐瞒的理由和余地。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在大连海关的回应中,只提到了该管姓科员,但从举报文提供的微信截图看,微信昵称为"老六(宋)"和"王雨科长"的,他们是否是海关职员?如果是,就聊天口吻而言,大概率也参与了腐败寻租。

如果主要举报情节被证明属实,那么,一个海关科员能够利用职权,与多达与14名女"代购"发生不正当关系,且犯下包庇协助走私、收受贿赂等多重行径,它将刷新人们对海关权力上下其手的想象空间。反过来也说明,规范海关权力,规避吃拿卡要式寻租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另一方面,聊天记录和贪贿清单中提到了多名其他海关人员,此次举报难免让人心生疑窦,权力寻租和贪污腐败是否是系统性的,而非单单一个科员肆意妄为的结果?

被举报的管姓海关人员,到底有多少违法事实?其背后是否有纵容包庇,甚至更大范围的寻租和腐败?这些都有赖于更深入彻底的调查。一篇网文,提供不了全部真相,但它足以成为重要的线索指向。

(北京时间综合,资料来源红星新闻、澎湃新闻等)

标签: